中国去年物流总费用占GDP18% 导致物价畸高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互联网   發佈者:热心作者
熱度461票  瀏覽27次 時間:2011年5月10日 08:58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z,X~@ f;m

  以下为5月9日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节目文字实录:

,V4l0Hw)t&W_ O.?#A%I0

|RvrZ0  聚焦物流顽疾:物流堵在最后一公里

:K"ro/}!V @0

&l1y(lrb0  (一)从批发到零售,西葫芦价格上涨20倍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0r^ x.jJi ~%t

{O;vs I-f#O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r!h%x'j O Y

$VqkyxM"^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9t*Y NlMT~ ~

kn4[c-?5n7d2A0  主持人:最近菜价暴跌,一些品种的蔬菜在田间地头的收购价才几分钱,但城里菜市场和超市的价格依然维持在几块钱的高价。什么原因导致了一方面菜贱伤农,而另一方面城市市民却又抱怨菜价居高不下?从今天开始,我们财经频道将连续七天推出系列报道,密集聚焦物流领域诸多久治不绝的乱象和怪象,包括进城难、天价过路费、乱罚款、进场费以及重复征税等等,探讨这些物流顽症对于物价、对于我们生活的影响。今天我们先来关注物流是如何堵在进城的最后一公里。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h&N5P[2Id x;w Bb

j.n3dSJ,y I c"SG(j0  按照目前的价格,节目中的西葫芦在山东产地价格是5分钱一斤。那么西葫芦到了北京的社区菜市场后,价格又会变成多少呢?

H4_5egAP6h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4s/n3I5znnP2L3e)x

  记者:你这西葫芦怎么卖啊?

p,} MTh2G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5sk&wIX9p H#D

  菜贩:(每斤)一元。

6c&tW3lnhgm#M_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xjR8BJt ?-s0`

  西葫芦从产地到市场,价格竟然翻了20倍。蔬菜价格到底是怎么涨上去的?在一张蔬菜进京的路径图中:山东的西葫芦经过长途运输后来到北京的新发地,位于北京五环外的一个蔬菜批发市场,当初五分钱一斤的西葫芦加上运输费用和新发地市场的费用,这时批发价格已变成了每斤两毛五左右。菜贩子告诉记者,他们挣的钱并不多。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L%U%K P:B$g~J#]

0w)M m(}Xf5S0  长途菜贩:生意就那么回事,挣了赔、赔了挣。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5l@)P` Kx6S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g?%ZE]u9` S,W

  虽然知道城里的西葫芦能卖一块钱一斤,但那位山东菜贩也只能在新发地卖两毛五,因为他的运菜货车进不了城。如同接力赛一般,另外一些菜贩子把蔬菜从五环外的新发地贩运进了四环内的岳各庄蔬菜市场,虽然距离不远,但加上来回的搬运费、摊位费,这时每斤西葫芦已经涨到了三毛五左右,7涨幅高达30%。在北京市内社区卖菜的菜贩舒先平告诉记者,他们的菜就是在北京岳各庄蔬菜市场批发的,虽然新发地的菜价更便宜,但是他却很少去那里进货,因为拉菜的都是人货混装的面包车,按照北京市交管部门的规定,人货混装的车辆是不允许上路的,为了躲避交警他们只能在晚上12点半到凌晨6点之间上路,而这几个小时的时间根本不够跑新发地买菜的。

M#Ry0S ^!?Sf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aUj*D*Cb

  菜贩:等到天亮了,限行就不敢回来了。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u)] |8Q c9v~F a*f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z{@bN|g

  在北京市海淀区的一条菜市场附近,不足两百米的道路两旁,停靠着数百辆拉菜的小面包车。那些车窗户上都贴了黑膜,车厢内所有的座椅也被拆掉了。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M_}4mL jWj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r(Z` Qx }/y[7]

  菜贩:警察一说罚钱,跑都不让你跑,逮住了有时候一个四环罚两回得。

,r`-i8d9b0p B%v5}0

~pl_RK#z9g*}:M~0  记者:逮住一次罚一次?一次罚多少?

6ytZ"y'}X MS'`6x0

/pI8N$Ufs)}0  菜贩:一百、二百,(一旦被罚)一斤菜最少得加一角多钱。

RP"N K9m({C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Y5j9BqBCK

  除了菜市场,在几家大型超市和商场的卸货区,记者也看见不少改装的金杯、面包车在送菜和其他商品。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Y gr|R6AU)^j#u

\ `*lX8U)y(_0  火车司机:闯呗,能怎么着啊?罚钱呗。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X/vSygU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0]^.y0pcEB,]/C

  记者:罚多少?

y0}:Kg&o;{(Y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fnJ,j h1]:V;NS

  火车司机:罚100。

]/Hr)o O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s i%[xTD(x.l

  在社区卖菜的杨大姐告诉记者,蔬菜进城太难,环节太多,青菜的损耗很大。除此之外还有摊位费、卫生费、水电费等等,这些最终都摊进了菜价。

(o"n'oRf/y0

S2T G^RH#iP#z0  记者:你这摊位费多少钱?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M$}7}$wA"aFA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hYN6Z2Y Y `@!t,|y

  社区菜贩:900、450,加上卫生费合1500元。

(x3Ym!x!N8H4A0

a-w OP Y EjW.nK0  北京市物流协会专门做了一个调查,发现蔬菜从批发市场到零售市场的这最后一公里,流通成本比从山东寿光拉到北京的费用至少高出150%。比如:从批发市场到零售摊点,白菜、菠菜、小油菜、小白菜加价100%,芹菜、韭菜、茴香、黄瓜、油麦菜、冬瓜被加价50%以上。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O^9c Gt1J WV6_

.poZ C en+`0  肖和森 北京物流公共信息平台执行总监

*o}+cht_ZSa8S0

+|9M&Ly8nckNE0  肖和森:批发价格跟这个收菜价格对比,也可能会达到100%,甚至200%,主要是长途运输的费用,包括保管费,那么第二个阶段是菜的批发市场到超市这个环节,价格进行大幅度跃升。从圆白菜来看,收购价格,从产地收购价格是四分钱每斤,到了批发的环节,新发地批发市场价格到一毛五,但是到了超市的时候就达到了八毛钱,从超市到批发这个环节跃升了400%多。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l.@C"bF8L/u ?

P#fH%yu C,CM:C0  (二)路难行,车难停,城市配送遭遇物流围城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3E+k)S4M[$u ^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 _bWZ E!v:X

  主持人:山东菜贩的卡车开不进城,北京社区里的菜贩的小面包车不敢开出城,所以西葫芦从产地到社区市场,价格翻了20倍,进城最后一公里的费用比前面一千公里的费用还要高出150%。菜价背后的问题,是蔬菜进城难,而我们记者发现,几乎所有的商品在进入城市最后一公里时,都不容易。一起来看2个货车司机的故事。

t)EeO({XL^.A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DB!Sm/au

  上午八点,在北京东五环的一个仓库,配送人员正在分装从全国各地运过来的服装、鞋袜,配送到北京市中心的各家卖场。货车司机老寇接到的任务是去中关村送货。按照北京市的规定,货车进入四环需要货运通行证,但是老寇的车没有通行证。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htp#O'l8T k

B'q|` RG0  司机老寇:交警在那儿执勤,没有通行证那肯定得罚。

+kO8L'E_[!f4|8I0

|1V w5U(Ll K^ i3n0  货车司机李春今天要去王府井的六个大商场送货。他告诉记者,他的车有货运通行证,但是即使有证,上午7点到9点,下午4:00到晚上8点,这两个时间段,货车同样不能进入四环,有这个时间的限制,李春每天送货都是分秒必争。

odIi8M0

.}"\ }}9v.h{0  李春:干这活就得急性子,慢性子干不了,手脚快点,要不还回不去。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6R1Y2{2UfH0PS9V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O&d#^(G3U:J'QZ

  出发后,老寇选择了绕行五环,他告诉记者,走四环近一点,但是随时有可能会遇到交警。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d9S4h9i^ J&v

1`&E bjHB(rN s6Pg0  老寇:罚两回,一年罚一千多了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_aF&mzk%S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l0r$tU?"` rDX

  时间刚过上午九点,路上行驶着大大小小许多进城送货的车。此时的李春,被堵在了王府井商业区。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Ro-k hF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k#d&~jv`$K

  李春:周一、周三,周五最堵得厉害,一堵就是两个小时。

-P.p"H-w2X-Y%g0

|)h6G:~`0  九点半,一路绕行的老寇进入了中关村地区,那个区域的许多路段全天禁止货车驶入,看见周围没有执勤的交警,老寇几乎没有犹豫,就直接开进了禁行路段。

%F)d8X ~-Pn:H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 {-f-p b*~wG*kw

  记者:去中关村没有其它的路吗?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QVn.oZ`!eP6cD

g!|#i;V t%z0  老寇:去中关村,几乎全都是限行的。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 X/{0Wuqn"C"n2Z

@8i-Q r{3X`"b3t#F%V0  上午十点多,老寇和李春都到达了各自的目的地开始卸货。俩人都遇到了同一个麻烦,没有地方停车。李春告诉记者,每一次来王府井工美大厦送货,都只能停在路边,虽然这个商场也有地下停车场,但地下停车场限高1.8米,两三米高的货车根本开不进去。担心警察来贴条、罚款,李春一步也不敢离开车子。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 J3a_vq8V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I ei}Ep-{

  李春:警察过来轰你走,赶你走,不让你在这停着,他说快走快走,要不走就开条。

%Xs0ZtJ bv;Sx v%i1A0

cQ*V/~Rh.]0  老寇送货的商场门口停了不少卸货的厢式货车,到了中午十二点,正是吃饭时间,一大早就出门的老寇和李春却都不敢吃午饭。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h6G@\3^9m'q

.?N;bP#p+v2J0  李春:中午吃不上饭,中午哪有时间吃饭,就早上吃点早点,多吃点,中午就不吃了,下午一块吃。

vo;E*TSQ0

8_y/p*q5T"Zr k F0  下午一点,老寇还有六家商场没送,李春还有4家没送,距离限行的四点还有三个小时,俩人都开始担心货送不完。

iK*s$E$EsU^ V-G$R^0

q| }8|4OZ&t k"X0  老寇:四点必须到四环以外,出不去就得等到八点以后。

W#`X[nz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c%Q$z{"m xY!I

  李春:经常事,货多了,经常出不去。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0z8_m#?l*GP&U @v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Z~"L3P#Do

  李春说,每送一家商场,货主给他25元,但是在黄金地段,停车费都在每小时15元以上,一旦到了时间出不了城,单停车费就需要100元左右,如果一天送六个点,刨去100元油费,他不仅挣不到钱还要亏钱。

R jhih8LD,F0

!I e0y}f0  李春:反正得快,不快这个钱都浪费在停车费上了。

$o?9qt5eF:n0

W_S(h&D]xf0  老寇:晚上人家都不收货,晚上干其实更好,不堵车,哪都不受限制。

/X+\1KY0M[ ]0

hq I:e_?Y(}0  恽绵 德利得物流总公司运营总监

'D$A @6e?s5U_)J3X+l0

"[DF i&q2wAo4F1X3A%h0  恽绵:现在难就难在这个地方,恰恰是最需要物流的地方,物流的通行是最困难的地方。

V&m B3EF3D5`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GB{2qh+O

  恽绵,德利得物流总公司运营总监,他告诉记者,李春和老寇送货的王府井、中关村,都是货物流通量比较大的商业区,也是对货车限制最多的地方,怎么把货送进那些区域一直是北京的物流企业最头疼的问题。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gkW7_M r U-Xq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G@i7Jx:U2u

  恽绵:在市内配送这个角度,最后一公里这个角度来说,车难行,货车限行,还有一部分地区是货车禁行,还有一个是车难停,现在的货运的车辆几乎没有专门的停车的地方。我们可以看见出租汽车,可以看见公交车,可以看见旅游车,它们都有它们的停车的地方,而唯独很少有货车的停车地方。

e[8\Vg+A gq5g%JF2e0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C,VD:JMG_@!W!H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A2t)lv z+~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R3E.h1RX&T Y

  (三)上海最大物流公司仅三套货运通行证,无奈打出租送货

I6Z}vO!YA`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tfuV

  主持人:城市对于货运各种各样的限制,困扰着每一位进京送货的司机。连中午都不敢吃的老寇和李春,他们的辛酸其实反映的是物流进城之难,而最终这些艰难又都变成了城市里各种各样商品价格的一部分,可以说,每一个城里人都在为这种辛酸和艰难埋单。北京如此,另外一个大城市上海的情况又如何呢?

x1km S.D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mPu`,i^ y2ms

  卫平锁是上海一家物流公司的货车司机,他每天要负责市中心5至6家大卖场货物的配送,早上七点,卫平锁早早发车去市区送货。他告诉记者,上海市内道路通行规定,如果没有通行证,早7点至晚八点货车禁止在市区内环内通行,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iCGt8H_E(g

1ja\w1o G-A0  他的车只能绕行,他的车只能绕行。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 _|~q.j X

/~9[%tv]#AVt%}Y0  卫平锁 物流公司员工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h;e|3sOyI

$v9h`H cN8ii0  卫平锁:直接过去很近的,但是我们必须要转,因为它不给走,禁行的。

R-L ow?lC/P-G0

&nrsS4N{Ku0  早上8点钟不到,卫平锁的货车到达了第一家卖场,不过卖场的停车场已经停满了送货车辆,卫平锁告诉记者,那么多车挤在一起排队,这家卖场至少要等上三个小时才能开始点货。

q(M p0\}+f7?G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 O^3M)po%O8W[

  卫平锁:假如你今天跟我一天,你就知道了,一天一车货都送不掉。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7a4aL`A$i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Q l0Fa6q;U

  记者:为什么?

1kdd3sa9Tm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 N&FmB`'hW

  卫平锁:因为卖场要等这么长时间,今天我们送了19家,假如就花这个时间,等过了时间,卖场不收货了,你就送不掉了。

!qd8S+T9q0s0Ft]7o0

f#} \UR7Cnoy0  果然,正如卫平锁所说,一直等到晚上八点,他们才把六家卖场的货物送完。

Z}]!V3i [VLLdj0

V,U#h!uB,G0  第二天,记者跟随卫平所到上海繁华的中山公园商业区送货,那个商业区周边路段货车不能通行,但是今天的客户催得急,公司只好打出租车把货送过去。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w.`zr-j1n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B6wA"t;jL!yd

  卫平锁:打的到家乐福,那里不能停车,必须要打的过来。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_!F JfUwq?

5U(m xl v0  王杰 上海利丰物流有限公司运输部总监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0Q2n1q? w

%w3xNu|LO*E8eY0  王杰:我们司机都有他们(黑车司机)的固定电话,到了那里就打他们(黑车司机)的电话,他用的是小车,叫价有时候100元一车,它一车只能装几个方,要用几趟。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f)W*WO;s,jp

G8E`Sx#q{a[,]5J,J0  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为了避开货车限行,很多物流公司放弃货车,用客车改货车运输。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1em n![0Sn3B

7^&v|o-iz8g0  物流公司司机:上海限制交通,因为很急,有的路面大车进不去,只能用这个车(客车)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u Xx9kO1s8o{ |j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iz?~`2e j;t m

  记者:我们看到你们那个窗户啊,窗帘是拉下来的。

TT!m;~|M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E'sN ?Wp

  物流公司司机:对啊,拉下来,有些路面警察看到不允许的。

!o HCyF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z%KFP i-B*Z

  司机告诉记者,将乘用车改为客货混装,成本其实挺高的。以一辆载重2吨的厢式货车为例,它的运输量需要4辆轻型客车才能完成,所需花费的汽车购置费用、油费、道路通行费、工人工资同样都要上升4倍。

/L?'y4ev s@(Rm-a0

@W1yL&X_|0  王杰:限令,限令后我们又不能进,目前看来这个问题很难解决。

aCFt-{8H4~O:u\?S0

;q;{r&m9}$e0yE%QO0  (四)运输100元货物,被罚3到10万,面包车司机被迫弃车

j0Sp5H8X [0

U_(gb Wy*M8|0  主持人:为了完成正常的送货,北京的司机和交警躲猫猫,连中午饭都不敢吃,而上海司机则要靠打出租车送货。所以物流堵在了进城的最后一公里,商品成本自然也坐上了直升机,翻番上涨。但这些还能承受,而在山东济南,一些送货司机被执法人员逮住,他们干脆连车都不敢要了。

(Nw[,rNR|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yV'J@q:LPt

  早上六点,记者跟随执法车辆来到济南市郊,一辆运载着物资的红色货车被交警扣留了证件,按照济南市规定,在晚22点到次日7点这个时间段内,禁止货车进入主城区。司机需要到执法队缴纳200元罚款后才能取回自己的证件。最后,记者乘坐的一辆运送建筑材料的面包车经过济南市零点立交桥被交通局稽查人员截住了。

7n6sn3lg6p0

%KoZ1t-Wr0N j L0  小刘 面包车司机 王某 小刘同伴

aP0AO}k!Vv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YawGM&z9bJ&FU y+r

  小刘:面包车,非法拉货,被扣了。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S6V~r S oK

*d t;b,aq0  王某:怎么处理?

u-t!B#f{%x(dn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GQ1B |!kiN

  小刘:谁知道怎么处理啊,人家说,告诉你了,不让你拉货。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zx9^6? D+[\q6Z E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I*rXl3{qP?!vXb)r

  王某:这板子才多少钱?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k B"U'e!UX0G

0j]$X|&a0  小刘:一共才值100元钱

O'Eu"O br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Bp7^;qp [U

  在停车场被初步判定之后,小刘和同伴被要求去稽查大队接受进一步处理。小刘担心被发现,希望记者不要跟随。大约十几分钟后,小刘兄弟俩从稽查大队出来了。

"bElD'PS{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t4V BK&o%aj` s wa-\

  小刘:三万到十万。

;B!ew%SP8TG0

hiz1Mr(j!e"A0  记者:那怎么办?

V*t8t m7OK^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cg[Sw2cI8_;iz:x

  小刘:找人,找人也不知道找谁,咱也不认识他们。

]2Pcu"S(t0

mt0cK(a3B?p0\0  采访的时候记者注意到,院子里不少司机都在形色紧张的打电话,小刘说那些人都是因为各种原因来接受处罚的,都在打电话找关系想办法。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 M8r G+|9F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l;xkZ@5ip7iD

  小刘:那个戴眼镜的,他俩是一伙的,开的是面包车,拉的建材是被交通局逮住的。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J,vm L;gL6w

E'ahKw*Dv0  记者注意到,小刘运输的货物价值不足100元,但是罚单的数额是三万到十万,这个罚款额是怎么确定的呢?记者到交通稽查部门进行了了解。

w8JV!K;eC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C@V[j%S\-u8L

  王继强 济南市交通局稽查支队政委

Q c's"Pg6[0r\qh0

}{p/a/s2o;o#OsQ0  记者:他一车就拉了50块钱、100块钱,这个如果想惩处他的话,从罚款力度大概多少钱?

1|(y2_fh^!w0

X L-lyS ?m0  王继强:一样,和大车都是一样的。按照这个中华人民共和国那个条例是3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

b;C d\L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GoE0BT"@/c

  记者从交通稽查部门了解到,小面包车人货混装确实是违反了交通规定,所以在罚款力度上比超载还要严重。而小刘兄弟倆的面包车,虽然运输的货物价值还不足100元,但是按照交通法的规定,确实要缴纳罚款3万到10万元。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w C2^*B!E@.C.~{;k5v

0Xj SRz_R V;c0  王继强:我们前两年就对这些个,不光是小面包,就是小货车,查处了大概是,在车场存了大概是80、90部,通过法院就走的法律程序了,就销毁了。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kDX%z%_

!]OG8^l3y_%ol f5T0  记者:这车最后也没人提?

mW`!eM.R {}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M2Du1F4g.Z4jQS%x

  王继强:没人要,全国基本上都是面临这个问题,这个车才2万元钱,你罚了3万,就不要了。

)xS(R R8SoYL0

E lK B)PZ.s2y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F|.uo9a

2V8p E2`)W7J3iz!dC0  (五)没有门路难办通行证,货车通行证成紧俏资源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ic2cno

,mQ,CVLA)_0  主持人:一辆面包车的价钱是两万元,罚款却超过了3万元,难怪司机们宁愿弃车而去。既然进城送货如此之难,究竟有没有合法的办法呢?有,为了规范货车运输,不少大中城市通过颁发货运通行证对进入市区的货车进行规范,但是拿到这个证件却并不容易。

\ M5SBl0

x`]? F*H#BP0  货车司机:不好办,不是说你花钱的事,得有门子。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0of5s,S+j.v6W

Tk7uR*Wm0  以上那位货车司机一直想办个货运通行证,但在北京市内通行证有名额限制的,一般的物流公司或者货运司机办不下来。

PFM7VFujI0

$Gbt1G#o/x0  工作人员 北京公安交通管理局办证处工作人员

M L*IU1`~Q0

bRG%nMMAD0  工作人员:货车办不了。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ZC6]8B&^%r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6qh GRP0Ng

  记者:怎么办不了呢?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1h}8d5{Y ?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E;mK0A*}pg|

  工作人员:不给办

/}9q4Q#@j#DFA0

&T2f`j&MZ0  记者:没有指标了是吗?

0[!X1b!A[nQ2pd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f `r(lb XuZF'Q(s

  工作人员:对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v dOQ vR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 j2K~!j%v8o3o4B{)@

  李春告诉记者,按规定,通行证每三个月换一次,工本费其实只有5元,但是基本办不下来,去年他办货运通行证托了关系,每个季度要花费1000多元。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a,A;j*b;yi[{6U0r!X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1fD/~$I @ M0Q

  记者:一个季度就得1000多元钱?

)m$M oGRf l*^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Ank/W#Q!O?O

  李春:对,1500,现在还不好办。再有咱们是找人家关系的也得花点钱。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0D'Oe3X x0NN

7SvwG2D rKH-~0  采访中,有司机告诉记者,今年的行情又涨了将近1000元,算下来一年仅通行证就要花将近一万块钱,这还不包括托人情的开销。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nA;h8x3\dM"khm8f

9r@8V"l'{ T:m}0  货车司机:不好办。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7ZZ D M5y p"x

Y%K&hr-s u7j U8@d:W0  记者:怎么不好办?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C(Z3@/O6E/\2p;nI9L{

"vYM+doJ0  货车司机:托人办的,花了两千多,一般都办不下来。

Wm:ed+kS0

)e/]6D zbG,pgcZ0  公司负责人王杰最近也在为办通行证的事烦恼。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G$y%`R5sm6I S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3~(nR-_O3Q/?

  工作人员 上海市交警总队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I$K"S4G%J*@~@

B&VD$Ns`yhN#C0  工作人员:上海的车子是按照比例来核发的。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HG{hhC

*FMM1u{3ta0  记者:什么比例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iM;de-U4[X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N5OFQX'I

  工作人员:5%比例,就是100辆车子5套货运车通行证。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dYEp#^@ZB?2X

^+hNT5ho9A3]0  王杰所在的上海利丰物流公司是上海市内最大的卖场商品配送物流企业,每天都40辆货车为上海市内400多家卖场配送商品,但是公司的市内通行证只有三套,也就是说,公司每天只有三辆货车能进入内环,为内环内45家卖场配送商品。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Z:{x'i.qy!|

z4V6k!rEO0  王杰:在市中心的,在环线以内的超市,用3辆的车配送,是很紧张的,就会造成我们晚送啊,送货的不及时啊

z*mZ5bAuh0

/r2J~"W N1eJMQ0  王杰告诉记者,他们有时候会租用别人的通行证。

(@'CGx&b ~ YQ,`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 \zS zs @Z,z0}\'n

  王杰:临时到黑市找黄牛,当然这是违法,当然有时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一个小时大概50块钱吧,我们去市内跑一趟总归半年到一天,你想想看,这就是几百块。

Dl)i1U5]Hi0

_mw\!c!zgM6s)G0  (六)北京每年两亿多吨城市货物配送,百分之七八十靠违法进城

/wf.l9G3h?Ob MLx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8L2yXDd

  主持人:作为上海市内最大的物流配送公司之一,也只有三张通行证,怪不得他们送货要靠打出租车。而北京,交管部门的回答更明确,没指标了。各大城市对货车限行,最主要的原因是是担心加剧交通拥堵,但有没有算过物流不畅对于物价的影响呢?我们来看看中国的香港,这是一个寸土寸金的繁华之地,是国际金融中心、航运中心,也是现代物流中心,那么香港又是如何解决物流堵在最后一公里的困难呢?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A`@tY5mH p

Yai8Y a,r0  物流公司负责人恽绵告诉记者,在国内的很多大中城市,物流围城的现象普遍存在,现实情况是,相当一部分商品是通过各种违法的方式运进城的。

.w6M%o&L`N'B0

&~3mV`7e ^![+p&T0  恽绵 德利得物流总公司运营总监

0h/tf MB6M_no#h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Qab `h9|5O!Y

  恽绵:它明显是违法的,但是只有一个是对的,它符合市场的需求,因为市场要求必须去做。

!DJtQb7?jZ9tk0

8l$vY| n$oiH0  张晓东 北京交通大学教授

#A9AE L`0

;]t(|Z1h7nx!j0  张晓东:通行证的发放,通行证的数量跟市场需求以我们了解的情况,几年前做过一个调查,是不够用的。北京市每年货运量2.9亿吨,80%是进城的货。我们说就是两亿多吨,两亿多吨的货,要求货运能力就会很高,而目前我们的车证少,所以需要以货代货,或者客货混装,没有这一部分车来运货,你可以想象很多超市的货就根本送不到。

*^0Lyj$`mA0

4p/cX/XFU0  记者:这一部分会占多大比例?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CV@v/x5G!W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l5] T2aY

  张晓东:大概说50%到70%是有的,甚至70%、8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Xi;AU ve2J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T#T4s] I4Qr7d

  专家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即使是最小的货车它的载货量是12立方,相当于4两金杯车的载货量。从现实来看,货车禁行后,上路的面包车多了,其实并没有减轻拥堵压力,反而加剧了拥堵。而且,一辆货车所占的道路资源远远小于四辆金杯,尾气排放也远小于4辆金杯车。此外,目前的城市配送不畅,实际上增加了商品的流通成本。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l8bD)]_D7U5V}O

6Vrb U |3}%{0  邹晓美 北京物资学院教授

ZY9}Kx&F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6`${yt8c3spM9o

  邹晓美:它原来可能用一辆大货车,可以运送一趟货物,现在就得变成两辆或者三辆,可能要增加投资的成本。当然包括时间成本,财务成本,这样等于统统都加大了。

DjJ1A\`1y1A([0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p7P L-u"m"@ O

  记者注意到,有很多同样面临交通拥堵困扰的国家和地区,对货车进城采取了不同的管理措施。在中国香港,物流业是支柱产业之一,不少跨国企业也都选择香港作为储存、管理和运送产品及获取增值服务的理想基地,作为亚洲重要的金融、商贸中心。香港特区政府一方面限制私人轿车的发展,另一方面却对从事物流运输的货车大开绿灯,几乎没有任何限制。而且大部分商场、超市在夜间也会收货。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R-C2W\1x

*eJR:w#BU^SN1s0  张晓龙 香港嘉里物流公司营运总经理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DIE)M5~ ?o*B uQ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Vw&d-~e-F;Q BNd

  张晓龙:香港跟其它地方不一样就是,送货的管制比较少,对于车辆进城(市中心)的时间没有限制,24小时都可以送货。

qU \c#U9_BcrC0

4Dl/\(Rx;u x0  张晓东:只要你是货运,有行驶条件,就像我们说道路许可证,有经营权,就可以走,人家也很合规,在香港的各种商超,大型商业区的规划当中,你看它一层,有的时候看起来近距离很气派,门很亮丽,基本都是停车的,你看二三层才是商超,它的城市交通跟商贸环境,跟物流体系连接地非常好。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 \4dz3w+O~@V$F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G iJ H~ Q

  当物流公司在送货期间遇到塞车、车辆坏了等突发的事件时,据香港物流协会会长郑会友表示,物流公司一般会通过重新调配、拆散处理等多种措施去解决。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6d!] @5BI7Gu|m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d(jYEVk\M3Wzj

  郑会友 香港物流协会会长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Z o!N"x I d9_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wj!G w@

  郑会友:如果遇到塞车,物流公司也会想怎么处理,物流公司一般会马上通知供应商,可不可以在仓库里用同样数量、质量的货物,使用另一架车(装载),(通过避开)塞车路线而送去目的地。另外一个方法,可以用摩托车在堵车分批、分散来送货。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Y;Zu$C;e)a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u\dU*V$Z

  亚洲的另外一个大城市东京,同样限制私人轿车的发展,但和香港一样,东京对物流配送的货车却没有任何限制,货运车被视为城市公共交通的一部分,甚至和公交车一样享受财政补贴。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k1~t?jJG

X,`,nI7A8SQ4U\+Y2c0  邹晓美:(日本的)配送车辆,特别也是百姓必需品,基本上是借用,比如说像我们所说公交快车道,那种是专用车道。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aw x)lB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r~4D `,v

  那么,同样是一个交通拥堵的城市,东京是如何解决城市货物配送难题的呢?专家告诉记者,日本的城市配送,采用共同配送的办法,为同一区域的商家设立共同配送中心,统一调配运送货物。而且日本的商业区一般有专门的卸货平台,商家用小的搬运工具把货物从卸货平台运回去。

4n i zZG%O,d0

'N7sJ|;oXJ@,B0  肖和森 北京物流公共信息平台执行总监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H6Pd-?)Tw g^K0A|%~

b%W3DK?X b$d t0  肖总:(货车)在卸货区停的时间非常短,给后面的车辆提供了一个很方便的停车时间,再一个,他的组织规模化,卸完货后很快就走了,这样给整个组织效率会带来很大的提升,商家也会自己在重视自己整个物流的组织。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5^,fuf:B Wq8XX

-S"M_Fp R&j0  主持人: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物流总费用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约18%左右,比发达国家高出一倍,过高的物流成本导致我们的不少商品价格畸高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 \r*vS \:N[

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6?a#?9Q

  。物价高企背后,有许多复杂的原因,而物流不畅进城难,则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推手。缓解交通拥堵、规范货车运输,城市管理者的本意固然是为了让大多数人享受到城市文明带来的方便与快捷,但对比中国香港和日本东京的案例,我们应当发现,和香港、东京相比,北京上海对私人轿车的管制过于宽松,而对公交、货运的扶持过于乏力,以结果论,香港、东京的城市交通既比我们畅通,物流环境比我们更便利。城市管理需要整体智慧和前瞻眼光,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往往顾此失彼,左右为难。但愿我们的城市管理者能够重新审视城市功能定位,宜疏导,忌堵截,真正让农民和市民都能获益。香港易事泊 Hong Kong e-Services Provider2S2D}yN*d2ly d_

P cK$E8HYXy0  主持人: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稍后播出的《今日观察》,将会针对困扰城市配送的物流顽疾进行独家解读。明天同一时间请继续关注聚焦物流顽疾的第二集《过路过桥费:顽强的买路钱》。感谢您的收看。(主编:庄严 编导:刘莹、余李平 闫瑞静)

DPV[E1n*GC ~%R.i0

)q NP4m'I"MX6p6z0(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

t*}v'IC z0
頂:24 踩:25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61 (139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75 (138次打分)
【已經有135人表態】
25票
感動
16票
路過
16票
高興
11票
難過
17票
搞笑
18票
憤怒
16票
無聊
1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